智易科技CEO李杰:AI是潘多拉魔盒还是人类福音?

1950年,阿兰 · 图灵考虑了一个问题:“机器能有思维吗?”

67年过去,埃隆 · 马斯克却开始思考:“机器是好是坏?”

他曾说:“人类已经是半机器人了,手机、电脑就是你的扩展,手指的动作或者语言指令交互接口。”

无论是AlphaGo、无人驾驶、越来越有“人情味”的智能语音客服,还是在刚刚过去的苹果发布会上,以人脸识别解锁技术惊艳了世人的iPhone X,都在昭示着人工智能正在步步逼近,曾经只出现在科幻电影中的场景已经在现实生活里一幕一幕地上演。

作为机器和围棋的缔造者,人类在这一智力竞技中史无前例地败给了机器,而机器正在尝试去跟人类沟通,去读懂人类的心理变化,分析人类的思想。在美剧《西部世界》里,机器人甚至第一次有了自我意识的觉醒并且奋起反击人类。

人工智能,是否真的如影视里一般让人不安?会不会全面侵入人类生活以致于取代人类?

 

埃隆 · 马斯克声称他曾见识过世界上最顶尖的人工智能技术,并反复警告:“人工智能可能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而扎克伯格却义正言辞地指出他的AI威胁论“不负责任”,认为AI可以帮助人类创造更美好的世界。

就在两大阵营争持不休之时,美国的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脸书,中国的BAT这些世界最顶尖的科技巨头们都在倾注越来越多的资源去抢占AI市场,甚至整体转型为AI公司。

对于人工智能是潘多拉魔盒还是人类福音这一争议,曾在微软、谷歌从事云计算及AI工作4年多,并且与Google DeepMind合作过项目的李杰,显然有他自己深刻而独到的看法。

清华大学电气工程本科、美国弗吉尼亚大学计算机博士,谷歌、微软、DeepMind从事人工智能工作……这些履历闪亮到单独拿出一个都足够夺人眼球,但他却始终抱着一种谦逊和好奇心去看待自己一直热衷的事业。

语速偏快、逻辑清晰的他在瞬语平台上,用不到10分钟的时间,赋予大家一种关于AI领域的全新认知。

· 1 · 在意识和物质层面,中美人工智能发展有怎样的差异?

在中国和美国两个国家都从事过人工智能工作的李杰,分享了他对于两国在AI发展上的差异。

 

首先从看待AI这个事物的观念上就很直观地反映出两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美国科幻大片《机械姬》中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科技人员亲手创造出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美女机器人,却被自己的得意之作终生囚禁。这让很多人冷汗直冒。美国是世界上AI技术最发达的国家,但同样也对AI的未来有着最深的忧虑。

西方社会普遍关注意识形态、哲学、形而上的东西,对于一项新兴事物会进行深刻的争辩,但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就非常少见。这也和中国人普遍务实的作风有关,更加关注人工智能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利好,然后会放手去干,边干边发现问题,再寻求政府介入等解决办法。微信支付、支付宝、共享单车在中国的蓬勃发展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中美两国在人工智能技术上的物质差异也是大家普遍关注的。

从企业历史统计来看,美国人工智能企业的发展早于中国5年。美国最早从1991年萌芽;1998进入发展期;2005后开始高速成长期;2013后发展趋稳。中国AI企业诞生于1996年,2003年产业进入发展期。在2015年达到峰值后进入平稳期。

 

在全球范围内,人工智能领先的国家主要有美国、中国及其他发达国家。截止到2017年6月,全球人工智能企业总数达到2542家,其中美国拥有 1078家,占据42%;中国其次,拥有592家,占据23%。中美两国相差486家。其余872家企业分布在瑞典、新加坡、日本、英国、澳大利亚、以色列、印度等国家。

《金融时报》曾发表过一篇文章《中国正在AI领域快速追赶》,作者认为,中国将自己定义为人工智能领域头号的快速追随者,并且引述AI专家、曾经执掌微软和谷歌在华业务的李开复的话表示,“美国在技术方面拥有无可争议、无法复制、无法效仿的领导地位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至少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是这样。”

 

在人工智能每年新增企业数量上,中美两国的数量差距正在不断缩小。2016年,中美两国新增人工智能企业数相差仅19家。而在人工智能专利数上,中国在2012年就超越美国,至今保持这一态势。

除了这种追赶速度,另一家著名媒体《纽约时报》强调了中国政府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投入。在《人工智能的竞赛,中国超越美国?》一文中,作者具体地比较了中美两国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的巨大差别。

文章认为,中国正在投入大笔的资金支持人工智能的发展。“在之前几十亿美元投资的基础上,中国又在为一个数十亿美元的新计划做准备。这些资金将用来资助登月项目、创业公司和学术研究,目标都是增强中国的人工智能能力。”

相较之下,美国政府却在削减开支。比如特朗普政府近期就发布了一份预算案,将削减一直为人工智能研究提供支持的多个政府机构的资金。

· 2 · 人工智能的价值观:天使还是魔鬼?

在李杰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有深度的问题。人工智能是革命性的科技创新,自身是不带价值观的,如果产品有了一定的价值导向,就一定是主导产品的人或公司主体的价值观在它身上的体现。

 

提问者提到了京东新近推出的银行卡,它不仅把支付、消费、理财等多种功能融合到一起,据说还加入了个性化智能推荐功能:通过掌握、熟悉每个人的消费习惯和消费行为模式,不断向持卡者推荐符合他们消费品味的产品和服务。

“这种多功能银行卡的设计背后,肯定潜藏着商业社会和组织的文化体系和规则,但很难从这个事物本身去断定它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正如小学生痴迷《王者荣耀》而引发了巨大争议,但细想一下,就知道问题并不在于游戏本身是好是坏,而是我们自身怎么看待这个事物。”

科技大佬们对于人工智能到底是魔鬼还是天使的争论更多是反映了他们在文化、伦理层面的思考,而李杰对于AI还是保持理智冷静的积极态度。

“人工智能这个技术的兴起,确确实实为各行各业带来了效率的提升和资源上更加合理的配置,这是任何人都不可忽视的一点。”

用谷歌执行长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nchar)的话说,人工智能已经将几年前无法想象的事物化为可能。

“人类对新兴而神秘的事物产生恐惧,这是人的本能,回想起互联网刚刚被发明的时候,‘双刃剑’的争论同样甚嚣尘上,但到了今天,我们看到互联网已经融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了空气和水一样的存在。人工智能这个黑科技就像一个魔术,如果了解背后的原理,你就明白对于AI还远远没有必要上升到讨论正邪、甚至是否应该抵制的地步。”

埃隆马斯克声称“AI是人类生存最大的威胁,其危险程度堪比核武器”,而李杰在被问及他见识过的最先进的AI技术时,毫不犹豫地提到他曾效力过的Google及项目上有过合作的DeepMind——“如果Google加上其收购的DeepMind在整体AI技术储备上认第二,世界上没有其他公司敢认第一”

 

AlphaGo经历了怎样的魔鬼训练才能打败世界一流的围棋棋手?它先得从16万场人类对弈的围棋比赛中学习数百万棋步,然后才能展开迭代式的自我对弈,不断通过训练提升棋艺。

但是,DeepMind与Google达成收购时,就在收购协议中明确指出,要求Google不能将其人工智能技术运用于军事领域。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即便马斯克再怎么强调人工智能的威胁,无论是特斯拉还是Space X火箭,都离不开人工智能,特别是特斯拉自动驾驶技术,核心就是人工智能。

· 3 · 人工智能如何与移动互联网相结合?

 

李彦宏曾经指出,互联网在经历了第一幕(PC互联网)和第二幕(移动互联网)之后,即将迎来发展的下一幕,推动其发展的核心,不是大数据和云计算,而是人工智能。丰元资本吴军博士同样认为,机器智能将是创业和创新的下一个浪潮。

那么,人工智能如何与移动互联网技术做好衔接和结合?李杰引用了Google Photo的例子,深入浅出地阐述这个问题。

早在2015年,Google发布Google Photo这项产品时就已经实现“图像识别”这项基于机器学习的智能搜索功能。

产品搭载了一个名为Google Cloud Vision API的强大的图片识别工具,它可以去学习并且识别图片中的内容,迅速将图片分到数千种大的类别当中去,比如:船、狮子、埃菲尔铁塔等等;然后侦测脸部相关的情绪,并识别图片上相关的文字。

这样,用户就可以直接用内容来搜索自己的图片,比如搜索“棒球”,软件会自动识别所有包含有棒球的照片并显示出来,搜索精度非常高。

 

这与人脑的思维方式高度相近,堪称人工智能与移动互联网结合的一个典范:从笼统的、大而泛的服务,转向了更加针对每个个体的个性化专属服务。

· 4 · 人工智能的未来:人工智能+?工具化与场景化?

谈到人工智能切入到各行各业,我们难免会联想到互联网+,那么,人工智能+是否也为成为未来的一个大的发展趋势?

李杰回顾了互联网的发展史,从互联网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诞生开始,技术的变革必然是走过了一轮又一轮里程碑才走到今天。按照历史发展的逻辑,人工智能也必然有一天会从人人敬而畏之的神坛走下来,走向普世大众化

那么这当中最关键的第一步是什么?李杰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技术工具化。

 

技术工具化,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浏览器的诞生。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浏览器Netscape。现在的浏览器之于我们就像左右手一样常见,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浏览器出现之前,人们连写一封邮件都是极为艰难的,你要懂得底层网络的原理,要会写程序代码,活脱脱要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黑客,才能将这几十个字的邮件发出去。

浏览器的发明改变了这一切。我们不需要再去学习和掌握机器运作的背后的原理,而只需要在前端页面进行常规的操作,就能利用浏览器便捷地做成各种事情。工具的使用门槛,也由此大大降低了。

所以,这里引出一个重要的命题:任何技术都不能脱离其最重要的使命,那就是赋能,技术的最终归宿,就是通过赋能,链接更多服务提供者和接受者,深深地融入到普罗大众的生活场景和各行各业当中去。

 

人工智能技术要走过的第二步,是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和生态体系的构建,这一步就像铺设高速公路一样,需要国家顶层设计去推动。国务院在7月21日印发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将人工智能上升到国家战略。

大量场景化的数据为人工智能应用于各种情景提供了发展的土壤,没有数据就不会有智能。

降低技术使用的门槛和基础设施建设,也是李杰创立智易科技的核心使命。团队目前正在打造一个底层的基础设施平台,为用户提供涵盖AI研发全流程的自动化工具链。人工智能涉及到大规模的数据管理和模型训练,对分布式系统的管理是一个大麻烦,而智易科技解决的正是这一部分的痛点。就像浏览器一样,产品最终给用户呈现的将是一个简易操作的前端交互界面,而后台则是由他们去管理。

 

李杰坦言,任何技术工具都只是敲门砖,核心还是不能脱离“帮助用户提升效率”这一点。未来,他们也会去探索一些与人工智能底层生态息息相关的领域,比如需要处理庞大数据量的银行风控、电信运营、保险、消费等等。